经纪人详解网络秀场主播现状:年入千万“星途”迷茫

凤凰网娱乐讯作为娱乐产业的边缘行业,网络视频秀一直身处异样眼光的包围之中,尤其是活跃在各个视频秀场的主播们,更是饱受非议。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网络视频直播秀行业的巨大体量。据了解,网络视频秀全行业收益总量2013年达三十至四十亿元,2014年已远远超过一百亿,从业者不下十万,很多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。造成这一窘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是秀场主播们与此有着直接的关系。对此,悦动创新CEO王萍、COO胡斌接受了凤凰娱乐独家专访,对视频秀场主播的生存现状和未来做出详细的解读和规划。
  秀场主播现状:顶级选手年入千万堪比二线明星
  据了解,目前从事网络视频秀场直播的从业者多达十几万人,分布在全国各地,胡斌透露:“三个片区比较集中,一个是江浙沪一带,其次是东北、西南。”聊天、唱歌、偶尔的跳舞就是主播们工作的全部,以此来收获粉丝馈赠的礼物,实现虚拟产品的售卖,最后通过分成获取回报。
  看似简单的工作内容,却有着非常高的性价比。据悉,一般的主播月收入在三、四千左右,而顶级主播的收入用令人瞠目结舌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,胡斌称:“有5%的年收入水平相当于三线明星,顶级选手能到二线明星,触及千万。”
  虽然这些主播长期活跃在各个视频秀场,并且身价不菲,但是离开摄像头、放下麦克风他们就变得难觅其踪。“我们已经干这个事儿干了很久了,有很多主播知道他的ID,但是别的什么都没有,百度指数几乎都没有,没有任何的新闻出来,没有单曲,不打榜,没有任何途径知道这样一些人的存在”胡斌表示。
  由主播群体不稳定性带来的问题,也困扰着整个行业的发展。一方面仅仅依靠主播ID,给监管上造成很多的不便;另一方面由于主播群体平均年龄偏低,而且长期处于放养状态,没有成熟的职业规划,不仅自身发展成为问题,也造成了行业的困惑。
  胡斌表示:“有些孩子好小,小的时候没到好的教育,初中毕业就出来了,然后到了秀场里面,突然发现在里面还可以玩儿,可能靠会唱歌,或者是情商高会讨人喜欢,他就能一个月赚很多钱,这很容易对于他之后的人生产生不好的影响,因为突然暴富会造成心理上的扭曲。”
  悦动创新COO胡斌:请沙宝亮袁惟仁给主播培训
  基于行业困境,熟稔艺人经纪的胡斌寄期望于用艺人的管理模式来规范秀场主播,他透露:“每个孩子都有一个明星梦,我们也是拿这些主播当艺人去看待,用经纪公司的办法去管理他们,就变的很有效果,不仅仅是帮他们挣更多的钱,也要让他们成为真正的艺人。”
  对于未来的规划,胡斌表示:“首先是对签约的主播进行培训,主要分为两个方面。一是艺人通用的标准课程;二是针对每个人的特色进行角色定位,做针对性的培训。”
  同时胡斌表示,在培训导师的遴选上也有独到的地方。凭借浸淫艺人经纪多年积累的资源和经验,导师方面首当其冲的会邀请诸如沙宝亮、袁惟仁、三宝等当下实力热门艺人、制作人。另外,王萍也称:“我们也会联系一些音乐学院的教授来教,请顶级的主播来同一般主播进行经验分享。”
  除此之外,胡斌还透露:“在宣传上首先通过互联网,来做这些主播的初步推广,扩大他们的知名度,其次我们会跟合作方洽谈,做线下的巡演,在赚钱的同时也成为真正的明星。”
  对于这个平台,CEO王萍有着形象的描述:“我们就是在金矿旁边卖水的人。同时也希望能够对于他们的人生观,之后的就业方向,能够有一个正确的引导,希望做一个特别健康的事情。”